追寻着谜一般的大石球,探寻哥斯达黎加

COSTA RICA。在西班牙语中是“富饶的海岸”的意思。东临加勒比海,西邻太平洋。被美丽的海岸线环抱着的哥斯达黎加被称为中美洲的瑞士。中间高度超过3000米的火山耸立在此。
北边是尼加拉瓜,南面与巴拿马接壤。面积和日本的四国与中国地区加起来的面积差不多的小国家。在哥斯达黎加,从1930年至今已经发现了220个左右的人造石球。
其中最大的圆周8米。
这种近乎完美球体的石球,人们只在哥斯达黎加发现过。
是古代玛雅、阿兹特克文明的遗迹吗?究竟是谁又为何而作?
渴望见到迷雾重重的大石球群,踏上哥斯达黎加之旅。

计划前往哥斯达黎加

本刊“Sphere NO.9”(1996年3月发行),登载了科幻小说作家南山宏先生的作品《哥斯达黎加 人造石球群之谜》
南山先生所述的是在哥斯达黎加当地参观1930年起发现的200多个大小不等的人造石球的经历,生动有趣。
作为球博物馆馆长,我一直对这些石球很感兴趣。事实上我一直想亲眼见一下,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在这过程中,今年有机会去美国和巴西。
1月22日去了巴西,与巴西领事以及JETRO(日本贸易振兴会)的相关人员会谈,在谈话中说起哥斯达黎加的石球,由于哥斯达黎加同样是中南美国家彼此有交流,就将在哥斯达黎加的中南美日本贸易振兴会的所长松田先生介绍给我了。
我马上与松田先生联系,正好与他的3月份的行程相一致。我计划参加完3月19日在美国阿纳海姆举行的光通信相关的世界级盛会“OFC2001”之后,前往哥斯达黎加。

前往哥斯达黎加首都 圣何塞

マトラ公司的庭院 

3月18日从成田机场出发,OFC会议的第一天3月19日工作,晚上的欢迎晚宴结束后,住在洛杉矶。
第二天20日,终于到了要去哥斯达黎加的日子了。从洛杉矶没有直达的航班,经由休斯顿飞往哥斯达黎加的首都圣何塞。这次和保镖堀越正男先生一起飞往圣何塞。

3月20日,乘坐上午11点15分出发的大陆航空班机从洛杉矶出发去往休斯顿。飞行时间3小时45分钟。
休斯顿当地时间17点45分起飞,到达圣何塞时是晚上21点15分。
当晚我们住在了离机场最近的,有名的埃拉岛啦(エラドゥーラ)宾馆。

小林家 

经由中南美日本贸易振兴会的松田所长的介绍,我结识了在当地居住了很长时间的一个日本人小林先生。
小林先生今年61岁,从上智大学毕业后来到当地,现在是一名按摩师。
小林先生非常了解球体。他十年前起就对球体感兴趣,在自己家里也装饰有球体。经由他的介绍,第二天(3月21日)早上,小林先生开车带我们先去参观了有石球的所有地方,比如说圣何塞市的国家博物馆,日本大使馆,私人宅邸,小林先生家里,圣何塞大学农学院等地。

圣何塞市内 

圆周8米以上的最大石球 

热带雨林中的村落--欧莎

欧莎村子里废弃的铁路 

乘坐4轮驱动的吉普车,中午我们4人在市内参观之后,前往发现了大量石球的哥斯达黎加西南部的热带雨林中的村落--欧莎。
整个路程要耗时7小时,所以我们先在超市里买了水和香蕉,驾车飞驰傍晚到达欧莎。
因为天还很亮,我们去看了当地的据说最大的一个石球,用卷尺测量了一下,它的圆周超过了8米。
根据当地人说,“这些石头和附近的山上的石头很像,是不是从山上切下来的呢”,所以我们也去了那里拍摄并将残留的石块带了回来。
欧莎村很小,但是乡政府和以前的火车站有大量石球。在公园和学校也同样有许多石球。
而且,当地还有香蕉园。香蕉园非常大,若不是熟悉路途的当地人进去,甚至会迷路。在香蕉园中也有非常让人惊叹不已的石球。
这个石球非常巨大,整体埋在土中个,露出地面的大约只是全部体积的八分之一。非常遗憾的是我们遇上了飓风,淋成了落汤鸡只好返回村子,入住提前预定好的脏脏的旅店。
本来说好一人一间房,但是每个狭窄的房间都挤了两个人。房间里只有床和一个只出凉水的淋浴,虽然有卫生间但是不太出水。
躺到床上发现还有蜥蜴和其他各种虫子。半夜里蜥蜴还叫,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没有酒也没有晚饭,什么都没有。
只有香蕉和水。

迷迷糊糊的一直挨到第二天(3月22日)早上4点左右起床了。

オサ村のバナナ園 

オサ村の公園 

追寻石球,前往无人岛

沿河而下(席如柏河) 

早上,鸟的叫声非常吵,因为淋浴只出凉水,所以连澡都没洗就去餐厅吃早饭了。
由于当地的虫子进到过饭里,所以一边防着虫子一边吃饭,早上6点再次出发寻找石球。

拍摄了昨天由于飓风没能看到的香蕉园的石球之后,听说无人岛上有大石球群,觉得必须得去一次,所以朝着席如柏河的船停泊的地方出发。
有一个叫欧莎半島的地方,我们去无人岛的话,从那里出发是最近的。但是要去欧莎半島的话,吉普开不进热带森林,所以我们只好沿河顺流而下。
欧莎半島船停靠的地方,有摩托艇。
席如柏河很像是巴西的亚马逊河的支流,虽然小但是河面开阔。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选了12人的摩托艇,花费40分钟沿河而下。

伊苏拉袋卡尼奥无人岛岛 

在河口附近,是连接着大陆的一个大岛-漂弯岛,(有传说海盗Morgan将宝藏就藏在那里)。经过漂弯岛之后,突然波浪就变得很急,我们来到了太平洋。
由于波浪非常的激烈,我们花了大约1个小时也没看见岛的影子。浪很激烈,摩托艇被抛到一米多高的空中,不抓紧绳索的话感觉像是要被甩出去了。
途中,我们在一会儿遇到了大的海豚群一会儿遇到了大的鱼群的期间,仔细观察,终于在遥远的前方看到了伊苏拉袋卡尼奥(イスラデカニョ)无人岛。
伊苏拉袋卡尼奥島大概面积400公顷,我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日本人。

伊苏拉袋卡尼奥島の热带森林 

无人岛呈长方形,四周岩石像刀切的一样直上直下,只一处有沙滩,我们把摩托艇停在那里,结果因为浪头的原因,很难下船。
浑身湿透终于登陆。岛上有监视点有人在。
在这个岛上发现石球后,小岛就成了自然保护区,不能露营不能随便带走什么东西。岛上还有巡逻人员每天早上来到岛上巡逻。在这里想要找张地图也没有,在岛的入口处装饰着许多岛上的遗址。
在开摩托艇的当地人的引导下,我们进入岛的中部,整个岛上都是热带雨林,连道路都没有。进入山腹,有蜥蜴出没,还能听见猴子的哀鸣。。。

名副其实的无人岛。

途中有小石球和各种各样的遗址,都附有说明。
内容无非是这里是保护区所以不能带走这些东西,爱护大自然之类的。
在附近我们看到了大螃蟹。
大概有人的手掌那么大,非常的凶猛。想要抓住它,结果反而来反击我们。我们好奇为什么在山顶上会有螃蟹呢,对方回答道:“这是公螃蟹,大概母螃蟹在海里吧”
大概行进一个半小时,归程是下坡所以一个小时就返回陆地回到了沙滩上。摩托艇分开太平洋的波涛,沿着席如柏河逆流而上返回船只停泊的地方。

无人岛上热带雨林 

终于在船舶停靠的地方的餐馆里吃了饭。

终于在船舶停靠的地方的餐馆里吃了饭。
仔细想想,吃的东西都吃完了,也没有吃着什么东西。在餐馆里有用一种名叫秋秋卡的赤贝壳做的烟灰缸。
秋秋卡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是一种古老的赤贝,非常大贝壳很厚。
总结一下3月22日的行动,早上6点从欧莎村的旅店出发,7点20分到达席如柏河停船的地方,到达漂弯岛时8点,到达无人岛的时候9点20分。
9点40分到12点期间探索无人岛,发现中型的石球4个和以前可能是用来做饭的案板。
回去的时候是12点半,从无人岛出发傍晚到达欧莎村。一天都在急行军,但是到了欧莎村之后,又开始在热带雨林对石球进行取材,然后从那里乘坐吉普车长途行进回到了圣何塞。
我们从圣何塞来欧莎村的时候,走的是铺装了的山道,尽管如此仍然花了7个小时。

顺便一提,圣何塞标高1160米,街上就像轻井泽町一样凉爽。在哥斯达黎加,耸立着标高3432米的咦拉斯火山。
在回去的路上,问了一下当地人有没有近路,结果据说有一条沿着海的道路。
从海边的欧莎村到沿海道路的途中是砂石路,反而倒了大霉。和日本贸易振兴会的松田所长约好晚上九点在圣何塞的酒店里一起吃饭,结果到的时候已经10点30分了。
然后在旅馆中的日式餐厅“樱花”里,恳求人家重新开门营业才吃上了饭。

收货良多的3天

第二天23日,在圣何塞市内游览,搭乘傍晚的班机回休斯顿,然后花费4小时从休斯顿回到洛杉矶,半夜才到。在哥斯达黎加3天,这期间收获颇多。实际上我想亲眼确认的是:因为石球下面有底座,所以这些哥斯达黎加的石球群不是从太空中降落的陨石,而是与玛雅文明,阿兹特克文明等有什么联系的古代遗址。
另外,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石球群,只在欧莎村的香蕉园、热带雨林和无人的伊苏拉袋卡尼奥岛上被发现,所以我认为可能在很久很久之前,在现在的欧莎村周围和伊苏拉袋卡尼奥岛是陆地连接,在岛上有人类居住过。

如果我这大胆的假想是正确的话,欧莎半岛和伊苏拉袋卡尼奥岛之间的连线上(波涛之中,摩托艇破开的太平洋),也就是说在海底必然存在着不曾为现代人所见的完美球体的石球群。
我越来越强烈的渴望着:何时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探索这片海底。

圣何塞市内 

在古代哥斯达黎加,近乎完美球体的石球,是何人有为何,又是已何种高度的技术制作的呢?虽然还留有很多疑惑,但是不失为一次收获良多的旅程。
席如柏河停船的地方有很多非常圆圆的石头和砂砾。
我带了一些圆圆的石头放进包里打算带回日本。结果中途在美国的海关处被问到:“这是大炮的炮弹吗?”我被叫住,最后把所有的包打开来看,结果全部是石头,这件事才算解决了。
哥斯达黎加当地给我们当导游的小林家的石球,我花了1000美元带了一部分回来。抓紧请(财)石头博物馆(奇石博物馆)的学艺课长·北垣帮忙调查。
北垣先生的评论如下:

从哥斯达黎加带回来的石球 

“您从哥斯达黎加带回来的石头是火山岩。火山岩是地下岩浆在地表或者在表层急速冷却凝固形成的岩石。在地下深处上升的过程中,压力变小气体逃逸产生气泡。这就和打开盖子啤酒会起泡是非常相似的。球体表面看到的众多的小孔说明这个球状的火山岩也是在凝固的时候放出气体。而且这个孔也说明这个岩浆不是在水中而是在地表流动一事。另一方面观察岩石内部会发现白色的大大的呈细长条状的矿物结晶(长石)埋在黑色的玻璃质部分的样子(斑状构造)。从所含有的长石的比例来看,这个火山岩属于粘性比较低的玄武岩。和夏威夷岛上的基拉韦厄火山,三宅岛的雄山,伊豆大岛的三原山,以及富士山的熔岩等是同一种。为了以此为佐证,接受了森户馆长在当地拍摄的照片中,粘性低的火山岩形成的粘液糖状的熔岩(玄武岩质熔岩)。南山宏在向SPHERE(1996,No.9) 寄来的原稿中,就球状岩石的种类,写到‘除了一部分是石灰岩之外,其余大多数是花岗岩’确实在席如柏河畔捡的小圆石头里面,含有不是花岗岩但却是同种类的深成岩的斑晶岩。然而这次获得的样品中表明了存在球状的玄武岩这一事实。但是这是经由人力做成的还是自然形成的,针对这一问题不观察存在于当地的大量的球状岩石、不考虑周边地质的情况下,尚不能得出什么结论。如果说这个球状岩石是天然的火山岩的话,可以说它有可能本来就是“熔岩球“。这是在火山岩碎片在流动的熔岩上想滚雪球一样翻转,最后变圆”

接下来,我想要踏踏实实地花功夫更加仔细地调查哥斯达黎加的石头的成分。


(节选自SPHERE 2001 No.16)

感兴趣请点击

球的图鉴

球的图鉴

从宇宙的天体到身边的圆珠笔等日用品、到甲壳虫等的生物。这本书是一本专注于这样的球体(球、圆)的形状的图鉴。作者留意到在球的形状中蕴含着各种各样的意义和目的,是一本新型的视觉主题的图鉴。

返回专栏